不急不躁,始终与周遭一切相处安然。

我们在观察别人的时候,总是忘了自己活着的样子。

暴雨将城市浸溺,
浸湿了我的衣裳,
安抚了我狂躁的内心。

杂念(二)

灯暗的夜晚

像光无法逃逸的黑洞

我在黑洞中游走

却毫无所获


床的边缘延伸宇宙

我浸溺其中

像茫茫大海中

孤独的水手


空调机发着嗡响

像飞机的轰鸣

我在梦中挣扎求存

渴望被带走


杂念

渐渐地

我发现自己身上的锐气

在渐渐地褪去

魔鬼开始抓住我的脚


渐渐地

曾经内心里的可人的梦

在渐渐地死去

我开始憎恨我自己


我多希望自己可以永远纯真

敢爱敢恨

甘愿被谎言的糖衣包裹:

努力攀过山峰

就能看到大海


不要温和地走进那良夜,因为你不属于那里。

霓虹

穿越一条条灯光璀璨的街道,
为红通黄澄绿油所拥抱,
我的脸也跟着呈红呈黄呈绿,
变幻莫测。

我和你,高山与高山

我和你之间,

就像被定死的高山。

不得动弹,

只能遥遥相望。

这块历经沧桑岁月的黑铁,即使在阳光的炙烤下,也依然无法保持冰冷。

什么都不想说,就是发点照片。